想做卧薪尝胆的梅长苏?上海家化奇特聘书断了王茁的念

2015-10-16 11:42:10 来源:互联网
“昔闻六国重连横,谁见春秋致太平?壮士不还同逝水,佳人一顾已倾城。黄金台上三千客,赤壁风前百万兵,终古山河仍带砺,唯应谈笑取公卿。”



16个月之前,原上海家化联合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家化”)总经理王茁在公司临时股东大会上,借用已故国学大师马一浮的《七律·赠国士》以明对老东家的眷恋之情,并在此后不断致力于回归的各种可能,甚至不惜动用司法手段。然而16个月之后,当上海家化将“中国文化应用研究员”的一纸聘书摆在他面前,对于这块重返家化的敲门砖,王茁却无论如何也难以接受。

日前,他向《投资时报》记者表示,这个在他看来毫无诚意的聘任决定,坚定了他与老东家继续交涉的信念。

而对于另一方当事人,已由平安系掌舵的上海家化,对王茁做出这样的聘任决定也非心甘情愿。

在接受《投资时报》记者采访时,上海家化方面表示:“公司将会履行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于王茁劳动合同纠纷一案作出的二审判决,但对于判决结果持保留意见,并将依法提起申诉。”

一个想做卧薪尝胆的梅长苏,一个却只知玩平衡保帝位的老梁王。相爱相杀,缘起早已湮没于红尘,结局则比正在沪上热播的《瑯琊榜》更加曲折和难以预料。

目前来看,这场没有赢家的战争依然存在太多变数,当务之急是让正处暴风中心的上海家化这家著名上市公司免于重蹈没落的覆辙。但,风险已经逼近。

执着王茁

“根据公司需要以及王茁先生的从业经验,经公司研究决定,安排王茁先生担任中国文化应用研究员一职,希望他在此职位上为公司的发展做出贡献。”

2015年10月,上海家化人力资源部负责人发布的简短的61个字,将坊间盛传已久的王茁将重回上海家化之消息落到实处,也明确了王茁在公司内的具体职务安排。但显然,对于这样的安排,王茁无法接受。

他向《投资时报》记者明确表示:“不会接受家化此次的工作安排,以后还会和上海家化方面继续沟通。”

2015年10月10日,上海家化与前总经理王茁的劳动合同纠纷一案终审,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要求上海家化恢复与王茁的劳动关系,并支付一个月的薪水。随后,上海家化方面即发布上述“会履行二审判决,但对于判决结果持保留意见,并将依法提起申诉”的表态,对于“将安排王茁担任中国文化应用研究员一职”,也是基于上述表态做出的决定。

据记者了解,上海家化中国文化应用研究员一职月薪为6000元,工作地点在青浦区崧泽大道,即上海家化于青浦的生产基地。比较来讲,该岗位薪酬不足上海家化2014年度1.346万元职工平均薪酬的一半,与此前王茁作为上海家化总经理领取的5.45万元月薪相比,更相差9倍之巨。

薪酬水平或许不是王茁不接受此职位的关键。他声称,自己对于重回家化后的职位预期只有负面清单,对于无诚意的、侮辱性的职位不接受。在他看来,家化给出的“中国文化应用研究员”一职正属于这一范畴。

与王茁执着的与上海家化牵扯不同,原董事长葛文耀貌似已摆脱过去的岁月,开始了新的征程—创办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希美资本,并携手中信资本、联新资本对本土日化品牌韩束进行首轮4亿元投资。

当记者问及王茁“是否会随老领导葛文耀一起开拓新事业,又或者自己再开辟一番天地”时,他审慎表示,一切要待与上海家化方面沟通完毕再议,至于是何时,“还没有过多考虑”。

换了天地

王茁或许还在做着重返家化后扭转局面、重整河山的准备。但有业内人士表示,现如今,城头换了大王旗的上海家化非王茁仅凭一己之力可以左右。即便实现回归更多也只是名义上,却难再有实质作为。

此前宣布放弃原董事长葛文耀重点培育的双妹、玉泽、茶颜等高端品牌的上海家化,在平安系推举的董事长兼总经理谢文坚的指导下已发布了新的品牌战略,“公司未来将专注于化妆品、个人护理用品和家居护理用品这三大领域,集中资源发展五大核心品牌,即超级品牌‘六神’和‘佰草集’,主力品牌‘高夫’和‘美加净’,新兴品牌‘启初’。”谢文坚说。

这表明,现任董事长谢文坚和原董事长葛文耀领导下的上海家化已经没有可比性,说是两家完全不同的公司也不为过。在众多业内人士中,此观点正逐步成为共识。

“葛文耀原来的思路是想让家化成为一个具有国际性质的、奢侈的时尚集团;谢文坚是想让家化成为另一个宝洁,一家覆盖大众消费品的消费集团,双方走了不同的道路。”业内资深人士夏天认为。

一位接近葛文耀的人士更直白表示,“平安时代与葛文耀时代家化的DNA完全不一样,葛时代的家化做化妆品,需要文化和积淀,比如葛会要求公司走廊里画要挂名画,这样可以熏陶员工。但平安就是KPI文化,不认同这一套。”

“一朝天子一朝臣,在公司管理界也很普遍。上海家化的状况是,引入资本方后,原管理层依然希望主导公司的发展,但在股份转让过程中,太集中给了一个投资者,这样当原管理层与大股东在公司发展方向上发生矛盾时,双方都存在期望值落差。在资本游戏规则下,通常都是原管理层出局。”该人士如是表示。

如此分歧正是王茁一直希望重返家化,并力促家化走上“正轨”的初衷。在其离任总经理职务之初写给投资者的公开信中,王特别指出了这一点。他认为,平安背后的职业经理团队只会使用MBA教程式的价值判断逻辑,难以接受或容忍企业家的个性和对品牌的偏执,“他们甚至全面否定前任领导人的做法,实际上采用一种前任赞成就反对、前任反对就支持不客观、不适当、不自信做法,从上至下地清理门户,从人事和文化上进行全面的改朝换代,以期待迎接所谓‘大一统’和‘大发展’的‘新局面’。”

在公开信中,王茁也提到自己对上海目前复杂局面的思考,称“完全靠资本的权重来说话不一定能带来最正确、最合理的长期决策,如何避免资本的傲慢和短视,既鼓励长期创新的守卫者,又防止‘贪婪的管理层’,是上海家化这个案例应该深入思考的问题。”

时至今日,王茁依然没有放弃在这方面的努力。但若不出意外,如今的上海家化应不会给他施展的机会。

增长趋缓

随着“葛式烙印”渐去,新管理团队似乎迫切地需要用业绩来证明自己的能力。“到2018年,上海家化要实现销售收入从现在的45亿元增长至120亿元,跻身中国行业前五位。”谢文坚语气坚定地说。

这位从强生医疗跨界空降的职业经理人,笑称自己来家化后开始用护肤品和香水,认定这个行业前景无限。

事实上,在谢文坚管理下的上海家化,在业绩方面也有了平稳发展。数据显示,上海家化2014年营收达53.35亿元,同比增长19.38%,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98亿元,同比增长12.22%。时至2015年一季度,该公司营收和净利润分别增长18.52%和16.01%。

不过,如此平稳发展显然无法实现其上述承诺。

按其说法,“到2018年,家化要实现销售收入增长至120亿元”,这表明上海家化未来4年的年均增长率需要达到22.47%左右。但事实上,Wind数据显示,从2012年至2014年,上海家化的营业收入同比增长一直在11.74%~19.38%之间徘徊。2015年上半年,该公司营收同比增长率仅为14.03%,较22.47%的目标年均增长率存在较大差距。

从净利润上看,上海家化的业绩增长也呈逐渐放缓趋势。2012年至2014年,该公司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6.21亿元、8.002亿元、8.98亿元,同比增长率从2012年的72.02%降至2013年的28.76%,再至2014年的12.22%。2013年上半年至2015年上半年,公司净利润增长同样延续此下降趋势,从2013年上半年的35.93%降至2014年上半年的17.08%,再至2015年同期的11.73%。

此外,有数据显示,未来五年日化行业年均增长率仅为12%。行驶在如此慢速的车道上,如何提速已是摆在上海家化现任当家人面前的首要议题。
1
编辑: www.face100.net
 关键词:日化用品  
以上所有文章均免费阅读,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您若发现有侵犯您著作权行为,请及时告知,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侵权作品、停止继续传播 联系电话:010-51265587
荘典三绝(痘根尽、斑根尽、 疤根尽)

关于我们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入网须知业务申请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友情链接在线投稿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京ICP备06024561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10347号
本站部分内容取自互联网。您若发现有侵犯您著作权行为,请及时告知,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侵权作品、停止继续传播 联系电话:010-51265587
face100化妆品代理网